金鲨银鲨游戏 copyright © 2018-2019 aucheer.net . all rights reserved

     

>
>
foxp3“可能”参与子痫前期的发生和发展

foxp3“可能”参与子痫前期的发生和发展-金鲨银鲨游戏

浏览量
【摘要】:
图片

 

现有研究证明子痫前期具有遗传倾向,母胎免疫耐受失衡是其发病的中心环节之一。研 究结果显示,在妊娠的各个时期,母体外周血、蜕膜以及胎儿的脐血中都有cd4 cd25 调节性t细胞(regulatory t cell,treg)的存在,这些因子被认为是妊娠主要的免疫耐受调节者[1]

 

叉头状螺旋转录因子3(forkhead box protein 3,foxp3)可特异表达于胸腺和外周淋巴组织中天然cd4 cd25 treg细胞亚群上,是cd4 cd25 treg细胞发育调控机制中的重要开关。foxp3基因多态性可导致cd4 cd25 treg功能改变,并与多种自身免疫性疾病、炎症及肿瘤的发生发展相关,而在子痫前期的发生中,foxp3基因多态性影响母胎免疫功能及母体胎盘免疫微环境,因此通过对foxp3基因多态性的检测,可以较为准确的判断被测者子痫前期的易感性,便于在怀孕早期或未孕之前对疾病易感性做出预判,可以最大程度地减少妊娠晚期的紊乱综合症发生[2]

 

本文将介绍一种用foxp3基因检测子痫前期的专利。

 

foxp3基因检测子痫前期优势[2]

1)采用多重pcr的方法对foxp3的基因多态性重要位点foxp3-6054位点和foxp3-3279位点进行快速扩增检测,检测过程快速,操作简单,扩增体系稳定,扩增产物特异性高,可以快速同时对超过一个的foxp3基因位点进行扩增检测。

2)检测结果不仅可以对单个基因与疾病易感性之间建立联系,并且可以在多个联合基因型与疾病易感性之间建立联系。

 

foxp3基因检测子痫前期不足

1)多个研究仅表明foxp3-6054aa/-3279cc和foxp3-6054tt/-3279cc两种联合基因型可能是子痫前期的易感基因型,未表明具体的检出率、敏感性等。并提到如果要对foxp3与子痫前期的关系进行研究,还需要使用大样本以及多位点单倍体来进行

 

foxp3基因是否参与子痫前期发生?

 

gholami等[3]对133例子痫前期孕妇及143例正常孕妇做了病例对照研究,发现foxp3可能参与子痫前期发生,提出需要更大的分子流行病学研究来证实具体参与发生机制过程。

图片

 

metz等[4]对120例子痫前期孕妇和120正常孕妇之间的foxp3单核苷酸多态性的基因型或等位基因频率进行了比较,发现没有差异。得出子痫前期与foxp3基因多态性无关的结论。

图片

 

不同地域人口的区别

 

cekin等[5]在研究中证明,在伊朗孕妇人群中,foxp3-924可能参与子痫前期发病机制,但需要对其他多态性和突变进行进一步的功能研究。

图片

 

在中国人口的研究中,发现foxp3-924、foxp3-3279两者的位点基因多态性并不存在明显的差别,也指出要对foxp3和子痫前期的关系进行研究,应该使用大样本以及多位点单倍体来进行[6]

图片

 

上述几项研究对foxp3与子痫前期是否存在关系均采用了“可能”字眼,并提出需要更多的大样本研究来证实两者之间的关系。

 

2)专利[1]中也指出“foxp3基因的分布存在地域性、种族和民族差异,并且基于检测样本数量的限制,本发明中的检测结果仅作为对本试剂盒的解释说明,并不能够作为子痫前期疾病的诊断标准”。

 

 

延伸

母胎界面免疫耐受机制

 

母胎界面(maternal-fetal interface)由母体蜕膜和胎体胎盘组成,胎盘来自胚泡滋养外胚层。

成功的妊娠需在免疫激活和胚胎抗原耐受之间进行精细而高效地调节使之处于动态平衡。母胎界面由不同免疫细胞组成,例如蜕膜自然杀伤(dnk)细胞、巨噬细胞、t细胞、树突状细胞(dendritic cells,dc)、b细胞和nkt细胞[7]

母胎界面的免疫耐受机制学说公认的有:hla-g抗原表达学说、fas/fasl与胎盘凋亡学说、封闭抗体学说、thl/th2细胞因子平衡学说等[8]

图片

图为妊娠过程免疫耐受平衡中th1/th2/th17/treg的相互作用[9]

 

母胎界面免疫耐受机制涉及多种细胞,细胞间的相互作用直接或间接影响着最终的妊娠结局,十分复杂。foxp3只是众多调控基因中的一个。我们仍需要更多的研究来解释母胎界面免疫耐受机制。

 

参考文献:

[1] 何永文,等. foxp3在子痫前期患者胎盘的表达变化[j]. 解剖学研究, 2012(03):43-45 67.

[2] 刘云峰,等. 一种孕妇子痫前期的诊断试剂盒及诊断方法:, cn108624673a[p]. 2018.

[3] gholami m, et al. association study of foxp3 gene and the risk of 0020 pre-eclampsia[j]. clinical & experimental hypertension, 2017, 40(1):1-4.

[4] metz td, et al. foxp3 gene polymorphisms in preeclampsia[j]. american journal of obstetrics & gynecology, 2012, 206(2):165.e1-165.e6.

[5] cekin n, et al. the role of two common foxp3 gene promoter polymorphisms in preeclampsia in a turkish population: a case–control study[j]. journal of obstetrics and gynaecology, 2020, 40(4):495-499.

[6] 蒋仲霞, 等. 子痫前期foxp3-3279和-924基因多态性研究[j]. 深圳中西医结合杂志, 2016, 26(013):11-13.

[7] 中国实用妇科与产科杂志, 2020-01-22. 从母胎界面着眼探究子痫前期的发病机制.

[8] 赵宏伟, 田秀珠. 母胎界面与免疫耐受[j]. 山西医科大学学报, 2004, 35(4):407-410.

[9] saito s, et al. th1/th2/th17 and regulatory t-cell paradigm in pregnancy[j]. american journal of reproductive immunology, 2010, 63(6):601-610.

 

图片